首页>人文财经>悦读

相约在诗人的故乡

作者:周明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4-29

  两岸开放以来,我有幸先后6次访问台湾,几乎走遍宝岛的东西南北,结识和拜访了许多文化界的朋友,唯独无缘相见诗人纪弦。对于这位横贯世纪的重要诗人,中国现代派诗歌的发韧者之一、台湾当代诗歌的典基者,在他2013年7月在美国逝世后,国内和海外的报纸均以醒目的标题报导:台湾诗坛百岁老人纪弦去世。在这些报导中我才发现,纪弦祖籍是我的家乡陕西周至县。只不过他跟随父辈出生于河北清苑,成长、奔波于江苏扬州和上海、香港等地。他虽祖籍陕西,却不曾到过陕西。

  说是无缘却有缘,去年,先生的二儿子路学恂由美国回国探亲,去了周至县终南镇的老家。见到家族的亲人们,倍感亲切。后经我陕西省文物局的朋友刘合心介绍,我们在北京见了面。地点就在我工作的中国现代文学馆,我和梁海春副馆长陪同他参观了文学馆,他看得很有兴趣,不时询问一些情况。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文学馆竟然有他父亲的十几本著作收藏,他感到祖国没有忘记海外游子。他说,他来是代表他的哥哥弟弟和妹妹来看看,没想到国家建立了这么好的一座现代文学馆。他想如果父亲的手稿、书籍、遗物能在这里收藏、展览,和读者见面该是多么好的事。他表示这件事他回美国后将和兄弟妹妹们商议和决定。我和梁海春副馆长表示欢迎和尊重他的考虑。远在西安挂职副市长的吴义勤馆长知悉后非常支持。他认为纪弦是一位有着爱国爱家乡情怀的诗人,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纪弦的文献、文物、手稿等,更充实了宝岛台湾的文学成果,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  返回美国后,路学恂为此事和我们多次热线沟通情况和交换意见,并征得他们家人赞同后,决定将纪弦的文献、文物等捐献中国现代文学馆,我们商定4月15日在北京举行捐赠仪式,届时他和妹妹、妹夫等家属,将由美国飞回,代表家人出席。

  春暖花开的四月北京。15日,在中国现代文学馆,“台湾诗人纪弦文物、文献资料捐赠仪式”隆重举行。路学恂及夫人李剑年,妹妹珊珊及妹夫李发泉等祖孙三代8人专程由美国飞到北京出席并在会上介绍了纪弦的生活与写作。

  捐赠的资料主要包括近千册重要书刊、部分手稿,纪弦与施蛰存、邵燕祥、徐迟、钟鼎文、余光中、痖弦、洛夫、张默、吴奔星、非马等作家来往的170多封信札,以及诗人用过的书桌、书柜、椅子、台灯、床、照片等。会上,还播放了纪弦在美国华人集会上激情愤慨地朗诵“还我钓鱼岛”的影像,引起与会者强烈共鸣。他在诗中写道:还我钓鱼台!还我钓鱼岛!凡我中华之领土,每一寸都是神圣,不可侵犯不可侮!还我钓鱼岛!黄帝子孙齐怒吼:我们先礼而后兵,一定把它拿回来!!!

  这是多么强有力地回击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正义之声!

  会上,文学馆馆长助理、作家李洱表示:随着这批文物文献资料的入藏现代文学馆,相信会有更多人关注并研究诗人纪弦的文学价值和意义。中国现代文学馆即将设立“纪弦文库”,让更多观众看到这些具有珍贵历史和文学价值的藏品。

  按约定,北京的捐赠仪式之后,我将陪同他们几位去西安,出席21日在周至仙游寺举行的“纪弦亭”揭幕仪式。

  当初,我们和路学恂商议时,他提出希望在周至仙游寺能为其父建一碑亭,作为永久纪念。缘由是他们路家的祖坟当年就在仙游寺周边,这里环境好、风光美。仙游寺文管所所长徐勇和县文化文物局长朱小康、书记何周来闻讯都表示支持。县长杨向喜更是位有着家乡情感和人文情怀的人,同样热情支持这件事。

  说起仙游寺,这座自隋开皇十八年创建以来的古老寺院,曾经有着灿烂的历史和许多流传民间的故事,唐代诗人白居易于元和元年(806)任周至县尉时,与友人陈鸿、王质夫同游仙游寺,感怀于邻近渭水之隔的马嵬坡及唐明皇与杨贵妃悲约会离合的故事,在这里写下了那首情文并茂、千古绝唱的《长恨歌》。如今,这里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这座《长恨歌》诞生地,又迎来一位周至籍的当代著名诗人纪弦,岂不更加增光添彩?这实在是历史的巧合,也是历史必然的契合。

  纪弦一生在外游历,从未回过陕西,但在他的诗篇中,却屡屡表露出深切的怀乡之情。他怀念终南山,怀念大秦岭,怀念家乡的山山水水。他在《梦终南山》一诗中,热情赞美“作为秦岭之一部分,而且又是最最有名的一部分,终南山啊,你多美啊!就在你的脚下,我的祖籍周山至水,如画如诗。而我却从未一睹你的山姿与山色,岂非生平一大遗憾乎?但我不是没有用我的两臂,把你抱得紧紧的,如抱一个情人,在那梦中,在那哭醒了的梦中。”

  如今,在山清水秀、风光宜人、山上林木郁郁葱葱,山下流水潺潺的终南灵秀之地,一座庄重的“纪弦亭”屹立期间。纪弦先生“魂归故里”。在碑亭揭幕仪式上,纪学恂和家人面对如此优美环境,触景生情,激动地说:“父亲虽然没有来过家乡,但他经常梦到自己回到家乡而泪流满面。我想,我今天是代表父亲站在家乡土地上的,相信他在天上能看到这一切,他一定会很高兴的!”

  在场的百十多人都为他鼓掌。

  我从许多资料上看到,三十年代初期,这位诗坛现代派宗师,便与常白、韩北屏、沈洛合作《菜花诗刊》。同时期又与徐迟、戴望舒合作,在上海组成“新诗社”。还与杜衡等人正式组成“星火文艺社”,是当年活跃于上海文坛的青年诗人。1948年10月,他与杜衡一家共同赴台。随即便在台湾担任报纸副刊编辑,又编报,又从事诗歌创作。

  纪弦、覃子豪、钟鼎文,台湾文坛称之为“来台三老”。对台湾诗坛而言,纪弦是“平地一声雷,发起组织‘现代派’”,倡导新诗再革命运动的领军人物。

  纪弦是台湾现代派名副其实的“点火者”。所以他的逝世,在台诸多学生、后辈及大陆诗友都纷纷撰文悼念。

  作为一位爱国主义诗人,晚年的纪弦,眼见安倍内阁复军帝国主义的动作频频肆无忌惮,歪曲历史。他愤然提笔写出:“还我钓鱼台(岛)”的惊世之作!在他住院期间,清醒时,常常对儿子路学恂谈起从东海油田、钓鱼岛,到曾母暗沙等的话题,路学恂事后回忆说:“我想,父亲是在提醒我,人虽在海外,却不可忘了自己的国家,我们永远是华夏子孙。父亲诗中强调炎黄子孙先礼而后兵,人说不用兵如何能伸张正义。”

  除了短诗“还我钓鱼台岛”,纪弦还深情地给他所钟爱的子孙孩子们写过一首诗。他说:

  哦!孩子们,我的多么有志气的孩子们:

  将来长大了,你们当了海军将士,

  一定要好好地保卫我们神圣的领海,

  保卫东海、黄海、南海和台湾海峡,

  以及东沙、西沙、南沙、大大小小的海岛,

  不许任何国家任何人侵犯他们;

  还有那被偷走了的钓鱼岛,

  也要把它拿回来!

  如此昂扬爱国主义精神的诗句,感染着、鼓舞着孩子们,也打动着广大的读者。

  此刻,我站在仙游寺的山峰上,仿佛听到了诗人洪亮、激愤的正义之声!

  啊,这是春光宜人的四月天,我们相约在诗人的故乡,迎接他回家。

  今天,诗人回家了。回到他日思暮想魂牵梦绕的故乡了。

  (周明,著名作家,编审。历任《人民文学》杂志常务副主编,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常务副主任,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。担任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、冰心研究会副会长。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。曾获第六届“徐迟报告文学奖”和中国报告文学事业终身贡献奖。)

0
相关推荐 >

中国财经报微信

×

国家PPP微信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