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人文财经>悦读

黄河口的风韵

作者:朱道远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4-29

  蓝天、丽日、白云、大海、黄河、草原、湿地、水中的芦苇,还有那时起时落的海鸥与白鹭,沐浴在夏日的阳光里,构成一幅壮美而多彩的画卷。

  这时,我和家人与朋友,正置身于黄河入海之处,并乘快艇浮游在海面上,简直全身心都陶醉了。不禁感叹:这就是我魂牵梦萦的黄河入海口啊!

  只见那千万里黄流融入无垠的蔚蓝,黄蓝交汇处铺展开一片生命的绿洲;夕阳下,长河落日的宁静,真可谓奇观,令人神往……

  归途中坐在车上,虽然一路欢声笑语,我却沉入悠悠的遐思之中。

  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

  黄河!你这中华民族的母亲,用你那甘甜的乳汁,哺育着一代代的儿女。你经历了多少艰险和挫折,流淌了千万年,你是中华文明的摇篮。黄河!在你走过万里征程,濒临大海时,我看到那河水平静地流淌着,没有湍流的漩涡,没有飞天的浪花,没有那震天轰响的涛声,你似乎没有了往日的激情,而呈现出一片绿色的原野和风光。面对深不可测的大海,你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英雄气概在哪里呢?

  我深沉地思索着,思索着……

  啊!我明白了,你是在消融之前,仍要把这最后的滴滴乳汁,哺育这年轻的土地,用你慈母的爱,把儿女引领进新的天地。

  黄河!当你将要融入大海之时,虽有宽阔博大的胸怀与从容不迫的儒雅之风;但没有失去你那所向披靡不可抵挡的大河尊严与气魄。

  我赞赏地说:“黄河口真是富饶、美丽、可爱的地方。那无边的大海、蜿蜒的黄河、肥沃的土地、青青的草原、宽广的油田与湿地,真叫人流连忘返。听说还有一个比杭州西湖大八倍的天鹅湖,很想去看看。”

  当地的朋友热情地说:“这个时候天鹅湖除了水中的鱼儿,没有什么鸟,每年到秋季十月,天鹅、丹顶鹤等候鸟才返回这里。到那时,这烟波浩渺的湖上,一群群的天鹅,那洁白的羽毛、圆融的形貌、优美的线条、俊秀的身段,令人爱恋。它们有的挑逗着嬉戏着,有的悠闲自得地用嘴梳理着羽毛,有的温情脉脉地交颈而眠,有的翱翔在湖的上空,有的在水面上扇动翅膀跳着芭蕾舞。总之,那蜿蜒而传神的动作,真是美极了。”

  听了这一席话,我更加热爱这黄河口的地方。

  当天夜里,我躺在宾馆的床上,心潮起伏,久久不能入睡。心儿吟唱着《黄河颂》的歌:“我站在高山之巅,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。惊涛澎湃,掀起万丈狂澜;浊流婉转,结成九曲连环;从昆仑山下奔向黄海之边;把中原大地劈成南北两面。啊!黄河!你是中华民族的摇篮!五千年的古国文化,从你这儿发源;多少英雄的故事,在你的身边扮演……我们民族的伟大精神,将要在你的哺育下发扬滋长!我们祖国的英雄儿女,将要学习你的榜样,像你一样的伟大坚强!”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终于睡着了。当一线曙光照进窗来,报道了人间的黎明,起床漱洗后,吃过早点,一家人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,回到北京家中。

  这次黄河口之游,真难以忘怀。我的情思难绝,总想何日再重游;也希望能看到那天鹅湖的宏伟景观与天鹅和其他鸟儿的美丽姿容。

  这是那年从黄河口归来写的一篇短文,今天拿出来重读,觉得意犹未尽,依然是浮想联翩。

  我曾站在兰州黄河铁桥上看到那滚滚的黄河水,翻卷着浪花向东流;也曾徘徊在宁夏吴忠的黄河岸边,看到水流平缓地流淌着,同时也滋润着那两岸的麦苗与稻田,给人们带来了福祉,造就了鱼米之乡,成为塞北的江南。我还不止一次地乘火车经过河南郑州的黄河铁桥,虽然都在夜里,看不清什么,但却能听到那滔滔的流水声,让人想象到似乎在述说着什么?不难设想,黄河的传奇故事真多啊!

  我的眼前闪出一片汪洋,是远古时代黄河泛滥的景观,那时节,人们都逃避在山椒,是夏禹领导人民利用水往低处流的特性,顺地形疏通壅塞的川流,把洪水引入河道、洼地或湖泊,然后合通四海,经过12年的努力才把洪水治平。使人们得以安居和从事农业生产,因而得到大家的拥戴,成为夏朝的第一代君王。

  在很早的远古,黄帝部落与炎帝部落就生活在黄河流域。在黄河水的哺育下,繁衍生息,创造了灿烂的华夏文明。

  在中国历史上,黄河的儿女战天斗地,与自然拼搏,抵御外敌侵扰的英雄事迹,层出不穷,可歌可泣,动人心魄。

  那北宋杨家将,一门忠烈。保家卫国的故事,该是家喻户晓的吧!岳飞抗击外敌侵扰的故事早就深入到我童年的心里,给我勇气和力量。抗日战争时期,黄河的儿女,出生入死、英勇战斗的事迹,更是鼓舞人心,和全国人民齐心协力,在世界人民的支援与参与下,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。

 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,是我们的母亲河。你养育着我们,也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,使我们的国家像巨人一样屹立在世界的东方。我们怎能不自豪而感激呢?

  黄河,你从青藏高原走来,历尽了千万年,真可谓九曲十八弯,以其磅礴的气势,激情跌宕,波澜壮阔,绵延万里,伴随着呼啸的大漠长风,浩浩汤汤,勇往直前,越山涧,穿峡谷,终于回归浩瀚的大海。

  (朱道远,83岁,作家、作曲家、文化学者。)

0
相关推荐 >

中国财经报微信

×

国家PPP微信

×